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盛大的小马过河

发布时间:2021-01-20 01:36:10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小马过河是一个小学语文课本中众人皆知的一个寓言故事。故事中的小马通过自己过河的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那即是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看到的事实也是不同的。

2011年10月17日,盛大公司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CEO兼总裁陈天桥提交的私有化建议书。该建议书内容为陈天桥家族将以每股美国存托股41.35美元(相当于每股普通股20.675美元)的现金收购陈天桥、陈天桥妻子雒芊芊(盛大网络非执行董事)及弟弟陈大年目前尚未持有的盛大网络全部剩余流通股。而有内部人士称,陈天桥此举意在效仿当年TOM,通过私有化盛大网络而在纳斯达克退市,而与前者不同的是,如今的盛大并没有当年TOM那般危机,也正因此,陈天桥此举在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

几年前网络上流传的盛大拼图

几日以来,对于盛大可能出现的登陆国内创业板风波,各界人士均议论纷纷。尽管盛大在当前并没有发布任何官方消息,但此举似乎已成定局……

小马过河,没人在说谎

按照10月17日之前的状况,陈天桥、雒芊芊与陈大年三人共持有盛大网络68.4%的流通股,按照建议函的内容。陈天桥家族将以将近7.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盛大网络31.6%的股份。而在收购完成之后,盛大网络似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回归国内市场。

来自于盛大内部的消息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一位号称是“陈天桥身边的人”表示:“陈天桥一直在频繁与国内相关各方展开接洽,在几个月内他曾先后会晤了上交所和深交所的领导。”这个举动如果属实的话,那么至少可以表明盛大网络回归国内A股市场已成定局。

几日以来业内人士对此议论纷纷,雷军、洪波、梁咏伦以及盛大前总裁唐骏先生等国内著名IT人士均纷纷在微博上发表看法。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盛大内部的一片沉默——《游戏预言家》了解到,尽管尚未下达正式的通知,但“封口令”已经成为了目前盛大网络内部对此事公开的态度。

唐骏曾是当年盛大上市的功臣之一

在经过辗转之后,《游戏预言家》联系上一位盛大集团内部的VP级人物,在闻听记者来意之后,对方虽未明确的拒绝回答。但也仅是含糊其辞;“看到微博上在说,但是内部没有什么动向……估计是在为什么造势。”但具体造势的方向和目标,这位VP级人物表示“他也猜不出来”。

一方面是盛大网络的“封口令”,而另一方面则是集团内部其它子公司的“陌不关心”。《游戏预言家》联系上一位盛大游戏的中层。他对此事表示“没有过多的看法”,其原因在于“这是盛大网络那边的事,对游戏的冲击不大。”但“也许会拉升一下股价”。

而另一位盛大网络方面的中层则在采访过程中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消息,尽管在之前他也表示“目前所听到的都是外界的消息,自己这里没有任何消息。”但是在经过一番对话后他透露:“今天下午(10月18日),公司要召开全体中高层会议,会议内容则是公司未来发展方向的说明会。”在记者进一步追问时,他以“中层不便评论”为由拒绝回答。

盛大对自己的定位

没有人在说谎,因为这并不是一个新版的“罗生门”,他仅仅是一个类似于“小马过河”式的寓言故事。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位置,所看到的景色也各不相同。对于盛大来讲,今天的陈天桥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对于《传奇》一城一地均有所了解的人物,他早已升格成为战略以及精神上的双重导师。也正因此,回归国内A股应该不是一时之间的心血来潮。一个细节是,在今年的3月4日两会期间,陈天桥抛出的诸多提案中,除了惊世骇俗的“提高内容原创者在平台运营商分成时的比例”,希望中国的原创者在平台分成中达到6成以上之外。就是推动红筹“孤儿股”回归提案。

而结合上述事实,从上面的话中我们至少可以推出以下几点;

1、盛大网络回归国内A股已成定局,唯一的疑问就是回归的“时间”与“地点”。

2、盛大网络的回归不会对旗下的其它分拆上市公司有任何影响,特别是当前仍为集团贡献超过80%利润的盛大游戏。

3、盛大在为未来谋求新的布局。

而套用前盛大总裁唐骏先生的一句话:“陈天桥能够做到私有化盛大需要具备不一般的勇气和魄力……是对公司和行业未来信心的表示。”而这种信心来源于何处?这位昔日推动盛大网络上市的“最大功臣”并没有明说。但结合陈天桥的深思熟虑以及其在盛大的战略导师地位,我们也许可以认为信心的来源即在于“盛大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盛大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对于陈天桥的私有化,在两日的议论纷纷之间也掺杂着一些笑谈。如一位与盛大有所交集的游戏行业人士就对《游戏预言家》开玩笑表示:“看不出来(盛大私有化),唯一的猜测就是陈天桥准备收钱上船了。”

2012是否真的是传说中的世界毁灭日尚不得而知,但陈天桥私有化盛大绝不可能是“收钱上船”。按照一位行业记者的理解,之所以陈天桥要对盛大进行私有化,其目的之一在于“这是其收回盛大话语权的一部分”。

“收回话语权”也许是一个面对资本层的信号,在连日以来微博上的议论纷纷中,包括雷军、唐骏等人在谈及“盛大私有化”这一问题时均不约而同的涉及到了“资本层”方面。如前盛大总裁唐骏就直言不讳的说:“这是对华尔街没有正确估值的回应。”

尽管陈天桥一直试图摆脱游戏带来的影响,但时至今日盛大集团最主要的盈利仍然来自于游戏

关于陈天桥与华尔街的关系,似乎并不如想像中那般美好。一个有据可考的事实是,在2006年巨人网络CEO史玉柱携免费网游《征途》出现前一月时,陈天桥因感受到对方咄咄逼人的压力而提前宣布将盛大旗下所有游戏改为免费运营。此举召至华尔街上下一片哗然,盛大股票评级被降低,股价大幅下跌。在当时情急之下的陈天桥脱口而出“华尔街根本不懂中国网游市场。”而在今年3月份提交的“推动红筹孤儿股回归的提案”中其也明确表示:“由于过去投融资体系不完善,导致盛大网络等大量创新都选择在美国而非A股市场上市。这些企业的市场和用户在中国,而投资者又在国外,导致企业价值不能得到充分体现,在当地资本市场盈率很低,对于其在当地资本市场的进一步融资产生不利影响。”这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对于华尔街评级的不满。

对于陈天桥来讲,在今日其已上升成为盛大网络内部一个战略导师级的人物。他不需要亲手去操作细节,只需要去做战略上的思考。对于他来讲,其思考的并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盛大在行业中未来的地位——事实上这在几年前就有所体现,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在2005年初盛大一次高层的例会中,当众人讨论到九城咄咄逼人的气势时,陈天桥表示:“九城不是我们的对手,即便他取得了《魔兽世界》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腾讯。”在当时的陈天桥看来,腾讯以QQ为主的体系使得其具备平台化一站服务的潜质,而这恰恰是盛大在互联网行业最想做的事情——尽管“盒子计划”已经搁浅,但盛大的思路并没有改变,如果你今天用百度搜索盛大在线,会发现在其网站名称后缀标着“专为无物流的文化和虚拟产品提供数字出版的服务平台”这样一句话,这不但是盛大对自身的定位,同时更是盛大未来的发展方向。

而基于上述的考虑,这使得盛大网络在未来几年内都处于一个“圈用户”的阶段。其理由如前文所述,盛大思考的是自己在未来行业中的地位——如在今年的三月两会期间,陈天桥提出了“提高内容原创者在平台运营商分成时的比例”提案,希望中国的原创者在平台分成中达到6成以上,这在当时腾讯、4399普遍采用“七三分成”甚至是“八二分成”的情况下,无疑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提案。盛大当时的举动被人们普遍猜测是通过“开发者”这一弱势群体的集体进驻增强本平台的竞争力。从而达到“一统天下”的目的。而这一步,不是一、两个月的事情。他可能要走三、四年甚至是更长时间,这样的做法无疑符合“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的陈天桥的性格。

在游戏行业是如此,在其它行业亦是如此。在近几年,盛大网络新投资的切客、酷6等新业务均处于“赔本赚吆喝”状态,这使得每一次的财报公布日对于患有心脏病的陈天桥来讲都是一次煎熬。而回归国内A股市场,远的不说,至少“不公布财报”这一项即可避免不少麻烦。

更为重要的是,在摆脱了华尔街资本市场的控制之后,陈天桥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踏踏实实的完成盛大新一轮的“圈地运动”。正如前文所述,这并不是一、两个月的过程,他可能要走三、四年甚至是更长时间。而这个时间,从当年华尔街看到盛大宣布网游免费即下调其股票评级的敏感程度即可得知,它等不起。

雷军在微博中即表示:“如果陈天桥成功私有化盛大,可以完全没有股市和公众压力,放开手脚做大事。”至于这个大事是什么,其没有明言。但一个有据可考的事实是,在过去10年间,曾经喊出“网络迪士尼”口号的盛大共投资了超过140个项目。而《游戏预言家》在今年3月份得到的消息是此前被传为“搁浅”的盒子计划也并没有被盛大完全放弃——陈天桥尽管认为这一计划“过于超前”,但仅仅是“暂时搁置”。

网络迪士尼是陈天桥一直的目标

在18日,盛大私有化方案抛出后其股价飙升至40美元,逼近陈天桥给出的41.35美元收购价。走到这一步,似乎盛大的回归已经成为定局,但仍有一个问题悬而未决。那即是盛大回归的信心来源,走到这一步的盛大宛如过河的小马,对岸虽然广阔但过河的每一步都凶险万分。

此外,还需要关注的一点是这会不会是盛大一次的短期拉升股价的行为。尽管陈天桥的“私有化”看来即将变成现实,但最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要忘记的是,2004年,盛大曾经斥资2.3亿美元一举收购新浪19.5%的股票意图谋求更大发展,但最终的结果是逼使后者在一天之内祭出“毒丸计划”,将盛大手中19.5%的股票稀释至2.28%,并最终迫使前者将手中新浪股票全部抛售,功亏一篑。

那么,盛大眼下的小马过河,又会是何种结局呢?

红颜霸业H5版

局王七星彩

天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