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围剿美团王兴或面临贾跃亭式结局

发布时间:2021-01-03 02:12:26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在美团位于北京望京的总部大楼一层展厅,赫然摆放着一个电子大屏,上面显示了全球未上市科技公司的估值排行榜,但一个奇怪的细节却引起了大家注意。

10月19日,美团宣布融资40亿美元估值300亿美元,并请来几家主流媒体对王兴、王慧文和陈晖进行采访。当媒体记者来到美团总部展厅大屏前,看到美团的估值已经上升到了第五位,仅次于Uber、滴滴、小米和Airbnb四家企业。

然而这时,微信朋友圈就有人纳闷了,为什么美团是第五呢?蚂蚁金服去哪里了?要知道,早在2016年4月,蚂蚁金服的融资估值就达到600亿美元了,是如今美团估值的2倍。

更不用说,蚂蚁金服只需要在支付宝APP稍稍开个流量口子,就可以扶植一个市值100亿美金的上市公司趣店。

王兴一边说美团不是一家喜欢打仗的公司,一边无视掉明明估值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蚂蚁金服,这种一点不遵循基本客观事实、自欺欺人的排行榜意义究竟在哪,我有点没搞懂。

事实上,王兴正在四处树敌,美团点评正不断扩张新业务,在线旅游、打车出行、共享充电宝、生鲜电商等等。

美团面临的每个对手也都十分强大,餐饮和外卖领域的对手是阿里和蚂蚁金服大力支持的口碑和饿了么,在线旅游的对手是市值近300亿美元的携程,打车出行领域的对手是估值超过500亿美元的滴滴,而生鲜电商面临的对手将是阿里巴巴和京东两大电商巨头。

但是,随着巨额融资的完成,美团也进入了更加危险的境地,那就是王兴及美团管理层的持股比例越来越低,甚至可能进入失控状态。

众所周知,创业公司在进行多轮融资以后,管理团队的持股比例往往稀释到很低,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腾讯,在公司IPO时公司创始人持股比例都在10%以下。而据权威媒体报道,进行多轮融资的滴滴出行,其管理层持股比例也早已降至10%以下。不出所料,已完成了7轮融资的美团点评,王兴为首的管理团队持股比例也不会太高,这为公司埋下了一颗雷。

今年5月,易观智库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这一年间,支付宝市场份额上涨1.9%至53.9%,微信支付市场份额仅仅上涨1.2%至39.5%。这意味着,微信与支付宝大战,二者的市场份额都提升了,让其他第三方支付更难过了。

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开始往上回升,微信的涨幅也越来越小。

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背后的春节因素,“每年春节是财付通的旺季和支付宝的淡季。”中金公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员黄洁解释。由于有春节红包的拉动,一季度是财付通的传统旺季,但对电商、外出消费等商业活动而言,一季度则是支付宝的全年淡季。

这一点,鹿鸣财经从BAT最近几年的财报也能看出端倪,每年Q1/Q2/Q3,腾讯的营收都高过阿里,但到了最后一季度Q4,阿里营收总是能反超腾讯。可见,第四季度是阿里的传统旺季。

一旺一淡,仍能持续保持领先,这意味着即便是在双寡头局面下,市场格局也正发生微妙变化。“支付宝通过实施开放平台策略和综合金融服务的牵引,已经连续两个季度抑制了微信支付市场份额快速上升的势头。”黄洁说。

历史数据看出,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上升速度在放缓:2016年前三个季度,市场份额增加了22个百分点;最近三个季度,只增长1.4个百分点,增速已经明显放缓。

微信支付市场份额增速放缓,很可能与美团点评增长速度趋于平缓以及口碑的上涨有关。

5月18日,腾讯发布Q1财报后,腾讯总裁刘炽平在接受分析师提问时说:在过去半年或一年左右,腾讯在订餐产品类别的市场份额有所减少,尽管失去的份额不太多。

虽然不知道美团点评的数据是否下滑,但考虑到微信支付在订餐服务类别的市场主要通过美团和点评完成,因此美团点评的市场份额很可能有明显下滑。

君不见支付宝被微信支付逼到无可退路之后奋起反击。用冯大辉的话说,支付宝越是发慌,越有斗志,还没上市就有这样的威力,一上市,绝对是另一个巨无霸,金融领域的黑洞,想想都可怕。

美团这样做,也同样只会激起几家竞争对手公司的斗争,进而将其围剿。除了阿里系的全力支持,无论是程维、梁建章还是张旭豪,也都是出了名的战将。

有投资人评价程维是一只“土狼”,显然并无贬义,这是滴滴的竞争力。滴滴成立开始到现在一直处于高度竞争的市场,程维没有时间优雅。

“昨天上海订单量涨了110%”,“华东区服务器需要支援”,穿过滴滴的办公区,能够不时听到这样的话,像二三十年代的美国交易所大厅,紧张的作战气氛满溢。滴滴会议室,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个,虽然装修风格都很一致,但是名字毫无章法:西客站、C980、七天七夜、狼图腾。每一个会议室名字的背后,都是滴滴曾经经历的腥风血雨。

2013年攻占上海时,程维下令,“拿不下上海,就别回北京”。现任滴滴CTO张博白天去试各种方法,晚上11点回来看数据,直到凌晨两点。第二天8点又出去试各种方法。“我们做很多事情是不留后路的,那个山头必须拿下,这也是滴滴的文化。”

梁建章的战斗力也是出了名的强。当年他去美国读书之前,艺龙被他掌管的携程压得喘不过气来。而梁去读书期间,艺龙的股票从7美元涨到14美元,携程从30美元跌到10美元。

梁建章回归后,携程立马转守为攻。早上八点就要开会,晚上带头加班。打破金字塔式组织结构,分成一个个团队,独立采购自行决策。亲自试用产品,告诉负责人“做不好就走人”。一家“养老院”又变回了创业公司,紧张的气氛不断的发酵。

有一段时间,艺龙北京公司的人频频跳槽,后来发现都被艺龙隔壁一家公司高薪挖走了,那是一家名叫携程的友商。梁建章带回来的可不只是眼光和对公司决策制度的调整,这种凶狠的獠牙才是对手最怕的。

2014年4月17日,艺龙和同程在北京举行“艺起同行”发布会,宣布两家联手,共同御敌,目标直指携程。但半个月不到的4月底,携程宣布以超过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同程约30%的股权,同程转投携程怀抱。艺龙连续亏损了5个季度后,被携程联手铂涛集团战略投资。

后来,梁建章又遇到了比他年轻7岁的庄辰超,这是一个战斗力更加爆棚的小年轻。

听说梁建章在线订房卖机票赚了15亿,庄辰超决定抢他的蛋糕。在梁建章说携程“拿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后去美国时,庄辰超从美国回来创办了去哪儿。

2011年底,去哪儿的月搜索量就超过了携程。当2013年梁建章再上火线,在办公室思考破局之策时,庄辰超在纳斯达克敲钟。

2015年5月,携程宣布成为艺龙第一大股东,几乎同时百度就和庄辰超挑明了,正在和携程谈两家合并的事情。

治疗脱发医院

上海白内障手术费多少钱

治皮肤病的医院地址

西医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