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阎姬是什么样的人害死皇帝一宠妃用一计废除太子位后

发布时间:2020-12-25 06:36:42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阎姬是什么样的人?害死皇帝一宠妃,用一计废除太子位后

很多人都不了解此皇后害死皇帝一宠妃,用一计废除太子位后,一个“集团”诞生了,接下来跟着小编一起欣赏。

汉安帝刘祜时,他的皇后阎姬是一位不简单的人物,她是继邓太后之后的又一位“女强人”。

阎姬之所以能成为接班人,那是因为她具备有优势:她不但长得貌美如花,而且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堪称一流的才女。同时,她的母亲与邓绥之弟西平侯邓弘的夫人是同胞姐妹,这是阎姬发迹的敲门砖。

阎姬的祖父阎章,精晓国家典章制度,在汉明帝永平年间任尚书,当时他的两位妹妹被明帝选入宫中,封为贵人。因此,阎章一跃成了皇亲国戚。然而,由于汉明帝为人正直,为防止外戚专权,采取了“权无私溺之授”的策略,结果阎章非但没有借妹妹的两对翅膀“高升”,反而“直降”,成了职比二千石的中上级军官——步兵校尉。阎姬的父亲阎畅生有四个儿子,却只有一个女儿。也正是因为独生女的关系,阎姬一出生,就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

阎姬拥有相貌、才华、出身三大得天独厚的优势,她也选择了重走邓绥的“后宫之路”。汉安帝元初元年(公元114年),“才色”兼备的她被选入掖庭。

这时候,汉安帝已经二十出头,正值精力盛旺之年。但由于朝政大权由邓太后邓绥“接管”,沦为傀儡皇帝的他,只好选择隐忍和消沉以迷惑邓太后。于是乎,只能“醉入”女色来打发他“空闲”的时光。

阎姬入宫后,被汉安帝惊为天人,在度过如胶似漆的“蜜月”后,汉安帝立马给了她“名分”——立为贵人。

第二年,也就是元初二年(公元115年),阎姬转正了,以势不可挡的气势被立为皇后。

汉安帝只能宠幸她阎姬一个人,对于有威胁的“情敌”,她毫不手软,采取一切手段和办法进行打压,甚至不惜亮出手中的“绝情剑”和“屠龙刀”,置人于死地,以确保她独一无二的皇后地位不动摇。

也正是因为这样,后宫的“后起之秀”李氏很快就成了她的“牺牲品”。

随后,在阎姬的极力推荐下,汉安帝将她的父亲阎畅封为北宜春侯,食邑五千户。

杀了一个最有威胁的“情敌”,提拔了一个最亲的“直系”,阎姬的铁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随后,她对其他宫妃的打压更加肆无忌惮。

但此时的汉安帝早已被阎姬的容颜遮住了双眼,对她的行为听之任之。后宫很快陷入了风声鹤唳之中。

各种不利因素都消灭于萌芽状态了。结果是后宫很快出现了这样一个怪现象,个个如花似玉,正值芳华之年的嫔妃都是“不动产”——一年半载也没有谁为汉安帝生下一儿半子来。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高明”的阎姬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摧花毒手”高兴,“打击”就接踵而至了。原来,因为其他嫔妃迟迟没有“动静”,李氏生的刘保既是长子,也是独子,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在当时还在位的皇太后邓绥的主持下,年仅五岁的刘保毫无悬念地于元初七年(公元120年)登上了太子之位。

从刘保上任第一天起,阎姬就失眠了。刘保的母后李氏是她杀死的,刘保日后的“转正”日,就是她的穷途末日。

对此,阎姬想把刘保这根眼中钉肉中刺除掉,但无奈此时刘保有邓绥“罩着”,她再疯狂,也不敢造次,只有独自懊恼,黯然神伤。

然而,阎姬苦恼的时光并没有维持多久,一年后,也就是永宁二年(公元121年),邓太后病死,汉安帝终于夺回了原本就应属于自己的权力,开始主宰天下。

阎姬原本失神的双眸顿时有了光彩,她仿佛溺水的婴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对汉安帝大献殷勤,通过她的“温柔攻势”,汉安帝很快将她的四个兄弟加官晋爵。这样,阎显、阎景、阎耀、阎晏并列为卿校,典掌禁兵。第二年,也就是延光元年(公元122年),她又将阎显加封为长社侯,食邑一万三千五百户,追封早死的母亲为荥阳君。阎显兄弟家的孩子都还是“牧童遥指杏花村”的阶段,也全被拜为黄门侍郎。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邓氏集团灰飞烟灭时,新的阎氏集团呼之欲出。

羽翼渐丰,毒辣的阎姬开始对“最大威胁”太子刘保下手了。她采取的战术很明确,只有两个字:诬告。罪名也只有两个字:谋反。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阎姬不可能直接出面吧,于是本着一个好汉三个帮的原则,她找了两个“枪手”,分别是大长秋江京和中常侍樊丰。江京和樊丰原本就跟太子刘保的乳母王男不和,后来发展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两人一不做二休,索性找了“莫须有”的罪名,靠阎姬撑腰,杀死了王男。刘保为此体会到了人生中的最二大痛(第一痛是失生母李氏)。刘保当了太子后,江京和樊丰感到不妙,恐怕日后会被追究害死王男之责任,四个字:惧有后祸。

此时阎姬拉她们两个下水,自然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于是乎,“密谋三人组”就这样形成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这个时候的汉安帝已误入花丛中不可自拔,被阎姬的温柔乡勾走了魂,也蒙蔽了双眼。接到“密谋三人组”打来的小报告后,汉安帝高度重视,立马派人去调查。

然而,他不会料到,这时朝中大多是拥后派了,调查组慑于皇后的淫威,哪里敢坚持“实事求是”,而是选择了“随波逐流”,上报给汉安帝的回复是:太子刘保谋反证据确凿,属事实。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听到调查组的报告后,汉安帝刘祜怒了,立即召集朝中大臣,召开了政治会议,商议废太子一事。

结果朝中大臣这时大多还是选择了中立。耿宝等人都是阎姬极力打造的心腹之人,他们仗着阎皇后这棵大树,在朝廷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气焰炙天,肆无忌惮,无恶不作。对此,朝中大臣敢怒而不敢言。曾有“关西孔子”美称的大学者、太尉杨震多次上疏揭发这帮人的丑行,结果遭到了耿宝等人的强力反击,最终被逼得自杀身亡,落得个尸骨露于野的下场。

有了杨震这个前车之鉴,朝中大臣自然谨言慎行了许多。这次他们自然知道汉安帝是铁了心要废太子刘保了,与其作无谓的反对,不如识时务地闭上嘴巴,选择“沉默”。

果然,尽管主留派的言论很精彩,但汉安帝刘祜一点儿也听不进去。最终,他没有让这场辩论再继续下去,马上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对太子刘保挥了挥手,就是这一挥手,从此太子是路人——被废。就是这一挥手,从此太子是庶人——贬为济阴王。

至此,阎姬的“毒手摧花”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个强大的阎氏集团称霸朝野。

山西省妊娠合并贝赫切特综合征医院

广东省职业性牙酸蚀病医院

辽宁省外耳道耵聍腺肿瘤医院

武汉市日光性雀斑样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