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发布时间:2020-07-13 11:57:24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核心提示:一、无端烽火烛苍穹,只博美人莞尔笑   月如砒,发如霜。褒国沦陷了。亡国的瞬间,娉娉婷婷,袅袅娜娜的姒成了氏族首领赎罪的礼物,被献给周幽王姬宫涅。彼时,这个唤做姒的只有十几岁的女孩,以脸上少有的凄美,...   一、无端烽火烛苍穹,只博美人莞尔笑

月如砒,发如霜。褒国沦陷了。亡国的瞬间,娉娉婷婷,袅袅娜娜的姒成了氏族首领赎罪的礼物,被献给周幽王姬宫涅。彼时,这个唤做姒的只有十几岁的女孩,以脸上少有的凄美,甚至冷若冰霜的模样站在了暴戾恣睢、居高自傲且那么不可一世的周幽王的面前。只一抬眼,顷刻间,幽王内心那座自认为坚实的情感大坝轰然倒塌了。从此,涅心甘情愿的臣服在这个不会笑的女孩面前,并郑重的对自己暗下心思:“姒宝宝,请让我做你的奴隶吧!只要你脸上能绽开如花的笑靥,我宁愿死掉。”我想当初的涅怎么也不会想到,心语也能成谶。他最后竟然真的为她的如花笑靥而死。

建造琼台,制作华裳,召集全国最好的乐工,赶制最精美的管弦器乐,鸣钟击鼓,弹弦奏瑟,令宫女歌舞进觞:最高外事级别的盛大场面伺候,怎奈樱桃小嘴关的紧紧,就是不笑。

簇新、时兴的绢帛一匹匹从国库中运出来。不做衣,不为裳,成百的宫娥,拽起华丽的丝帛,用力撕扯,嘶嘶声犹如秋风萧瑟,战马嘶鸣。怎奈身姿妖娆曼妙的褒姒蹙紧眉锋还是不笑。

从此涅无法自拔地陷入了自己的魔咒,他深深的迷恋上了这个神秘忧郁得出奇的女孩。尽管她也热情似火、乖巧地婉转承欢令他销魂荡魄,可是爱她,怎可以无视她笑容冰冻,连开心启颜、展眉一笑也不能呢?哪怕那一笑只是莞尔也好啊?消融冰山的征服欲望在这个大周的国君身上像烈火一样被熊熊点燃。他无瑕去深思,这个十几岁的女孩为什么沉静的像一面湖水泛不起一点点开心的涟漪,他只管许下承诺,有谁能有计换得王后展眉一笑,谁就加封进爵,赏金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智者”。无端烽火烛苍穹。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骊山脚下烟尘蔽日。各路诸侯从四面八方迅疾赶到。“大王,敌人在哪儿?”周幽王看着怀中嫣然而笑的姒女孩,神情无比大悦,朗声道:“诸位,辛苦了,请回吧。”据说,此后烽火台上再没有勤勉的诸侯,骊山宫殿再不见绝世的一笑。冷女子褒姒——真真的先倾国,再倾城。

“无端烽火烛苍穹,只博美人莞尔笑。”蝶儿不想管,这个被写进正史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是怎样的荒诞无稽,蝶儿只知道,褒姒是幸福的,因为即使她去了天堂也不会再遇到,像涅这样,为博她莞尔一笑而调戏天下调戏江山的男人。烟尘弥漫,我仿佛看到了姬宫涅对姒的一片赤心——皇天后土实可共鉴。

二、世间情花万种,有一种名为“生死相随”

想换心情,换背景音乐。找来心仪已久的《康妮的蝴蝶》,偶一兴起,信手翻出吴奇隆的《梁祝》来听,原本就不晴朗的心空一下子竟黯淡,悲戚戚要下起雨来……

“无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清中有浓意,流出心底醉。不论冤或缘,莫说蝴蝶梦。还你此生此世今世前世双双飞过万世千生去。”

眼前仿佛:英台一路狂奔,一身嫁衣在身后翻飞如一团硕大的红云,浑身缟素的她跪在梁山伯的坟前,哭到双眼泣血。坟墓霍然洞开,英台纵身跃入,棺木蓦地合拢,坟前瞬间鲜花芳草馥郁,两只彩蝶衣袂翩跹……

“世间情花万种,有一种名为“生死相随”,山伯你以命殉我,英台我怎能不以命偿你,两命相抵,谁也不欠谁。莫说痴情,莫说疯傻,一旦爱意汹涌就如洪水肆虐,就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了。翻过来想,能够理性操控的爱,还是爱吗?如果爱一个人一定要一个清醒的理由,那样的爱你还甘心来要吗?

长生殿,千古寂寞帝王心。

平韦后,清太平,阔斧扫大周积弊、除流习,励精图治,创开元盛世,大唐帝国的辉煌岁月,浩浩荡荡万古江山。李隆基,这样的男人:天造英才,旷世明君,合该有个碧人来配他,陪他。

“名花倾国两相欢,合得君王带笑看”。一场连神鬼也倾羡也嫉妒的惊心动魄的黄昏恋于名城骊山开始了。

她美,美到“天生丽质难自弃”;她媚,媚到“回眸一笑百媚生”;

她单纯,她朗直,她稚气却不乏一颗玲珑剔透的蕙质兰心;

她是娇憨的小女人,像一朵供奉在暖房里名贵的牡丹,尽其娇妍。喜欢被娇惯,喜欢被爱宠,坦然地享受且甘之如饴;

他做羯鼓,她起舞;他作诗,他研磨;他唤她“玉儿”,她唤“我的三郎”;

她轻启朱唇,嫣然一笑,他就已经发了疯癫。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她带给他,仿佛一颗露珠在花叶上颤颤巍巍卑微的欣喜;他只允许,她毫无顾忌的招惹他,他更享受,她能不费一点力气的让他开颜;朝朝暮暮,暮暮朝朝,他酣畅淋漓的沉溺于平常儿女会有的温馨平等的爱河。他忘了自己是皇帝,他料不到,年过半百,竟然可以重新活过。他看她,如看花,日日相见日日新;他和她的每一天都是新的。他们是一生一代一双人,这世间,独一无二。

“三千宠爱在一身”,宠爱何止三千,他给她杨家泼天的富贵,兄弟、姐妹、沾亲带故的个个沐浴圣恩。

她是赤西宫降落到凡尘的紫霞仙子,他是撼天动地的绝世英雄。只要你喜欢,即使以天下相送也绝不蹙一下眉头。

“一抔黄土收艳骨,数丈白绫掩风流”璀璨绚丽繁华的初始,往往注定烟花寂寞的悲凉结局。命运不知何时幽密地伸出手来,给热恋到忘乎所以的两人埋下了一棵长恨的种子。需要一个死,这是上天决裂的意旨。容不得他愣神,他的天就塌了。一切没有任何翻转的余地,即使,你是上天派来的真龙天子,宿命面前,一样无法力挽狂澜。

繁华若真如一梦,过而无痕多好。如此:

蜀道、青山、尘埃、黄沙、行宫,月色栈道之上,他的耳畔不会再有夜雨断肠的铃音响起。

春风、桃李、芙蓉花开,梧桐、秋雨、飘零叶落;他不必形影相吊、孤灯挑尽不成眠。

太液芙蓉未央柳,鸳鸯瓦冷霜华重,他不必焦心地祈祷魂魄悠悠来入梦;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他不必巴巴地排空御气,升天入地去遍访仙山。

……

天子帝王情如此,后生我辈怎不堪。

今夕何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殿锁霜鬓华,搴帷吊孤影——这位啸傲天下、九五之尊的唐明皇仍在浅斟低唱——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写在后面:蝶儿不敢无视唐明皇荒政误国的事实,更遑论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暴戾恣睢的周幽王翻案。只是站在低处,于荒诞无稽之中窥破人性斑斓底色下的一点点真心,或者点点难能可贵的人性。世间,寻常男女不乏得陇望蜀、始乱终弃者,作为国君能忠贞若此难以不令人不胜唏嘘。蝶儿闲暇,满嘴胡吣,失之偏颇了!!

河北工作服定做

宜春工作服设计

郴州定制工服

石嘴山工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