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胶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胶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被互联网改变的北京的哥

发布时间:2020-06-28 12:18:24 阅读: 来源:衬胶设备厂家

强叔(化名)今年48岁,开出租近30年,爱聊,典型的北京的哥。他喜欢电子产品,闲着的时候上网、鼓捣手机应用,偶尔帮街坊和同事弄弄手机 、电脑软件问题。在同龄的哥里,强叔绝对算“潮”的。在强叔的车里,装着一个平板电脑,“用打车软件给配的,那时候北京还没几个打车软件,用软件招车的人也不多,我可是头一拨儿。”他的另外一个装备是一部国产智能手机,“手机屏幕小,只装了一个打车软件。”互联网不仅改变了强叔拉活儿的方式,也渐渐改变着他的想法。

触网 上网接活,缩短路上空驶时间

今年是强叔的本命年。“都奔50岁的人了,岁数大了,干活也不想太拼命,拼也拼不过年轻人。”因此,强叔给自己降低了要求,开单班车 ,每天工作约8个小时,每周工作5天。因为当的哥,强叔有机会接触各行各业的人。“加上我爱跟乘客聊,所以有什么新鲜事、新动向我都知道得差不多。”他一直喜欢电子产品,“爱鼓捣,我们家WiFi都是我自己摸索着弄的,别人家都是孩子给弄”。

2013年1月,打车软件百米打车在渔阳出租公司门口做推广,强叔看见就凑了过去。“那之前我没用过打车软件,但一直对这个感兴趣,那时候北京没几个打车软件,用软件招车的人也不多,我是头一拨儿。”其实最先吸引他的是那个装在车里的平板电脑,随后他才意识到,“这不是电子产品的事儿,是互联网的事儿。”强叔曾想象过网上接活儿,“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现实了。”

三天后,强叔接到了他的首单网络叫车。这之前,他接活儿的渠道只有扫街和电话叫车两种。用了不到一个月,强叔觉得工作效率提高了。2013年7月,强叔的手机里装上了嘀嘀打车。“公司让装,没想到发展成现在这样,反正有钱就赚,这是合法所得,要我说也就是互联网啊,为了抢用户都能倒贴钱,搁以前,没人这么干。”

百米打车统计显示,以往,北京乘客的平均等车时间为14分钟,而现在,司机平均应答时间为53秒,乘客从发出打车需求到坐上出租车平均用时6分钟。强叔说,两个打车软件交替用,哪个有合适的活儿都尝试抢单,再加上空驶时看着路边的街招乘客,不光是乘客等车的时间缩短了,他空驶的时间也大大缩短,“互联网的一大特点就是高效率!”

转变 手机支付改变他对网络理财看法

强叔觉得网上接活儿实现得有点儿快,同时也认为网上结账来得慢。“网购火了这么多年,网上支付也早就成熟了,其实网上交打车费,渠道多样化得有点慢了。”

强叔觉得已初步具备了网上消费的观念,“互联网跟钱,这俩碰一块儿花样儿可就多了。”

网上接活儿,促使已经很“潮”的强叔变得更“潮”—微信支付一推出,他就知道了。“比我儿子早,以前都是他跟我说又出了个什么新软件、新应用,不过我也是拉活儿的时候听乘客说的,可见那乘客很跟潮流啊,一推出就开始尝试。”

“网上走账最大的优势就是快。”强叔觉得,只要有网络,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都比直接交钱、找钱要快。“尤其我现在岁数大了,找钱的时候经常反应不过来,脑子里得算两遍,网上支付我根本不用接触到钱本身,更不用算找零,也节省了一些时间。”

前几天,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争夺战再度升级 ,强叔紧紧跟上抢单的大潮,“最多的一天我抢了4单 ,这是头一回。”在他看来,互联网上只要涉及到钱、涉及到多拿钱,什么都能火,“先放出一笔钱来,我们抢钱,软件方抢我们,这就是争夺用户,他们的目的在这儿,传统出租公司搂钱还来不及呢,更别说倒贴钱了。”

强叔对网络理财的看法也有了转变。“以前我总觉得网络理财不靠谱,我儿子跟我说过很多次这个宝、那个宝的,我不放心,喜欢电子产品是一回事,家里钱的储蓄、投资是另一回事,当时就觉得网络理财不安全,这几个月看乘客一个个用手机支付都很顺畅,我才开始想可能网络理财也没那么大风险,只是周围我这个岁数的人,几乎没有用这些来存钱的。”

受益 无缝接活,月收入平均增七八百

两款打车软件同时使用,让强叔对GPS定位的精准度有了切实的体会 。“在定位比较准确的情况下,我拉上前一位客人,过路口等灯的时候,看一眼手机上装的打车软件,看看在这位客人下车的地点附近有没有叫车的新单 ,同时预估时间,如果都合适,那我就可以在这一单还没送到目的地的时候接下一个单子,我可以跟乘客商量和说明,说我现在正拉着的客人去您那周边,大概几分钟就到,到了之后我打电话您再出门。”

这正是接单网络化之后,强叔渐渐摸索出的技巧,“无缝接单,这样第一缩短了我的空驶距离,第二缩减了我活儿与活儿之间的空闲时间,也就是工作效率提高了,多赚钱了。”

目前有数据显示,乘客使用打车软件叫车 ,5公里内的短途叫车占21%,10公里以上的中长途叫车占比60%。

短途叫车 ,是强叔实现“无缝接活”的重要部分。强叔估算,开始使用打车软件至今,平均每个月增加了700元至800元的收入,“打车软件每天的在线时长大概5个钟头。”他觉得,使用目前摸索出来的接活儿技巧,如果自己每周的工作时长增加些,他的月收入能从现在的3500元左右提高到至少4000多。而没用打车软件之前,他的平均月收入是2000多元。

受益于互联网的同时,强叔也给自己立了干活儿的规矩。“我所谓的规矩,看到有新单 ,先看距离有多远,一般跟我的距离超过1公里的单,我都不接 ,早晚高峰有时候500米的距离你就堵在那儿出不去了,所以我自己脑子里也估算到底堵不堵,然后再决定接不接单 。”

语音叫车监管少加价刷单现象多

“互联网也有自己不完善的地方,何况是刚发展起来的网上打车呢?”强叔说,“打车软件系统里有个叫车费,5块钱封顶,但是用语音叫车的里面不少加价的,加10块钱加20块钱的,你不用司机客户端你都听不到,这样的人现在可不少!”不加价不接活,强叔感觉到这种情况似乎要渐成气候,“相当于扰乱行业秩序,我听到最多的是加50块。”

他自己估计:“目前的叫车服务里,大概近七成人用打车软件,但是两家撒钱互掐,我觉得时间长不了。”

日前,北京市交通表示,将立即对出租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进行整改规范,严格执行“一车一终端 ”的规定,一旦发现出租车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将对其情况进行登记核录,并责成出租汽车企业进行整改。

强叔觉得,“这不符合互联网发展的规律,至少我觉得不太符合,打车软件应该是用户们逐渐回归理性,然后大家爱用哪个、不爱用哪个,渐渐就明显了,就好像现在的网站,好网站有内容,一直吸引网民点击,不好的网站用不了多久就萧条了,有监管能更规范,但不能用监管干涉用户的选择,干涉太多不就成了变相搞垄断?反倒是打车软件的服务器、后台应该赶紧制定标准和优化。”

观察

“叫车大战”谁敢先停?

从年初开始的这场“叫车大战”正在改变着出租车司机 、乘客的习惯。但对于背后的两家公司以及腾讯、阿里巴巴而言,按照这样的态势 ,这场逐渐进入无序的争夺,不知能持续多久。

记者梳理了一下此次大战的脉络。1月10日,嘀嘀打车投入4亿元进行第一轮推广,司机立奖10元,每天5单,乘客立减10元,每天5单,2月9日结束。2月10日,嘀嘀打车将司机和乘客的奖励额度均降至5元,快的保持不变。

不到一周,嘀嘀于2月17日宣布再投入10亿元推广,同时再次将奖励额度提升,不仅给予司机的奖励恢复至10元,乘客的奖励更是升至12~20元。并且在奖励中出现了腾讯的影子,按照此次推广计划,在乘客端,2月18~24日这周内使用嘀嘀打车微信支付车费10次以上的用户,还可以获得时下最热门微信游戏“全民飞机大战 ”价值100元的大礼包一份。司机端的优惠则是,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的司机用微信支付收车费,每单奖10元,每天10单,其他城市的司机每天前5单每单奖5元,后5单每单奖10元,所有城市的司机首次使用微信支付的立奖50元。随后,快的也宣布将对乘客的奖励提升至13元,并打出“我就比你多奖1元”的旗号。

如此大规模的市场争夺 ,从现在的态势来看,似乎谁都不敢先停手,因为谁先收手,就有大溃败的可能,这似乎是一场不知如何结束的“战争”。而且打车软件与其他移动端应用有所不同,其面对的是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两类用户群,如果要抢占市场,必须保证两大群体同时大规模使用。价格战虽然可以作为一种战术使用,但其对两大用户的粘性有多大,似乎并不确定。

在互联网领域,烧钱并非万能钥匙,是否留住用户才是根本。

本版文据《北京晚报》等

Google Chrome下载

Google Chrome

谷歌浏览器